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马会资料图片 >

环球视线]中国再次震惊世界

时间:2019-10-1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东盟峰会今日召开,中国想跟东盟共创发展之旅,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敬请收看《环球视线》。

  昨天我国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数据,尤其是第三季度GDP增长8.9%,不但中国老百姓非常地关心,而且也引起了世界各国媒体关注的兴趣。一些国家媒体纷纷作出评论,比如说一家德国媒体甚至把昨天等待中国经济数据出炉的日子称为是“紧张而又充满期待的一天”。我们今天就来看看世界媒体都是在如何评论中国的经济数据,以及中国经济增长的奇迹。

  水均益: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一组外国媒体对于中国经济表现的评论,总体来讲是比较正面的。但实际上,当然也有一些不那么正面,甚至有斜眼,或者说甚至有点别有用心的眼神在看。比如说有的说中国经济起飞了,但靠的是单引擎的推动,这是法新社的。也有一些媒体报道,中国经济现在隐藏着一些危机,比如说泡沫、通货膨胀等等这样一些东西,但是不管怎么说,外国人正面也好,负面也好,在关注中国经济,而且我注意到昨天到今天,世界各大媒体,电视、报纸所有的几乎是头版,或者是排的很靠前,这背后隐藏着一种什么样的期待或者说一种眼光?

  叶海林 特约评论员:其实我从世界媒体对中国第三季度增长报道当中感受到三种情绪,一种是欢欣鼓舞,这种往往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媒体,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是为中国高兴,这是过去长期以来我们跟发展中国家非常密切的伙伴关系形成的,他是真心的,我们的兄弟在为我们感到高兴;还有一种是愤愤不平,或者是心怀怨恨,或者冷眼旁观,这种情绪很不健康,这种也有,这是很极端的一些西方的媒体始终愿意唱衰中国,而不愿意唱红中国,其实多数的,我们感到是一种情绪上的矛盾,从理智上来说,他们知道,中国的快速增长对于全球经济的复苏是有很大的帮助,所以他们应该愿意看到中国的快速增长,所以应该为8.9%而感到高兴。

  但是从情绪上来说,从情感上来说,他们又对这种8.9%很不适应,因为觉得这是一个,在全球一片愁云惨淡下在一枝独秀,而且在一枝独秀又不是遵循着西方的道路,在心理上需要调整,如果说情绪上多一些的因素,我们就看到,唱衰的东西就会多一点,在理智上多一点的时候,唱红的就会多一点,应该说大部分的西方媒体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杠杆效应,在理智和情感上找一个平衡点,所以释放出了很多从最极端的,极端唱黑到极端唱红,有这样一个过渡的效应。

  水均益:而且我其实也注意到,你说的这种情绪是存在的,因为仅仅就在今天,新闻马上就出来了,英国的经济陷入持续的低迷,英国媒体说是战后50年最长时间的持续低迷。我注意到还有一点,外国媒体这样一种错综复杂的感情,好像很多外国人现在看不太懂中国的经济,比如说我注意到,像今天咱们的《环球时报》,在采访一个瑞典经济学家尼尔森的时候,他就在说,这是很有名的一个经济学家。他说,西方经济学家一直存在着对中国的怀疑论,认为中国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初西方就发出中国经济将面临最大的灾难,中国奇迹行将结束等等,但是事实却一次一次地把这些论断给打破,为什么我们的这种发展让外国人看不懂?

  叶海林:中国的经济发展现在为止,虽然我们在极力地融入世界,但我们的方式毕竟不同于大部分,特别是二战以来西方经济增长的道路,这使得这一批被培养起来的西方经济学家充满了疑惑,这个疑惑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一方面他的学院派的教育没有让他们去看到有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经济体在30年内能够实现9%的高速持续增长,即使是学者,他也需要心理调试,用更宽泛的眼光,更广阔的胸怀去看待中国。

  另外一点,经济学家并不永远是以学理为第一的,也有一批他要服务于他自己国家政府的政策,在政策调整的时候,他也要进行一种心理上的改变,都是有的。

  叶海林:我的一个观点我们要学会喜欢那些骂我们的人,别人为我们感到高兴,我们自己当然也要感到高兴,但如果别人在唱衰我们的时候,我们要看看,他即使是唱衰我们的过程中,有没有合理的成份,这个是非常关键的。除了看外国人怎么说我们之外,我觉得这里我们要看到我们自己怎么说我们自己,从我们的统计数字中,我专门去查了一下,其实我们8.9%当中有相当一部分的贡献是由于国家投资的增长和消费的刺激方案分别做了百分之九十几和百分之五十几对GDP的贡献,应该说这两个数字也反映出我们这一轮的经济快速增长,它本身确实不是一个常态,基于这种非常态的判断,一些西方的经济学家给中国提出很多,要求我们冷静思考的,不见得是件坏事。

  附标题2:专访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水均益:没错。其实中国经济发展和中国在金融危机当中迅速复苏,不管是好的评价,还是贬损,都是世界媒体关注的焦点,这一点本身就说明了中国现在在世界上的份量。说到这儿,我们还要说一下,昨天我们的节目,我们节目播出了对于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的专访,其实这位新任驻华大使对中国经济也是赞叹不已,给了很高的评价。当然说到中美关系,他说他现在正在扮演一个桥梁的角色,连接着中国和美国。采访当中我们的问题涉猎到了很多的领域,比如说像气候问题,能源问题,洪博培大使透露说,下个月奥巴马总统访华期间,中美之间有可能会签署一些有关气候问题的协议,或者说协定,也希望双方能够共同携手解决这一困扰世界的问题。我还问他,美国是不是愿意向中国提供技术和资金,以应对气候问题,因为我们毕竟是发展中国家,他的回答也很有分寸感,他说在一定情况下有可能,但是需要双方有共同的意愿。

  当然有一点花絮的是,令洪博培大使津津乐道的是,他被称为民间大使的中国血统的女儿,他说他的女儿现在正在学习中文,还特别喜欢养蝈蝈,但是非常可惜,前不久她养的一只蝈蝈死掉了。可以说看的出来,洪博培和他的全家现在正在用心来感受着中国,他的任务担子也是很重的。当然除此之外,我们的采访还涉及到了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那就是美国在东亚、东南亚的政策,这一段采访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本台记者 水均益:让我们谈一谈中国的邻国——日本,我们知道前不久新上任的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提出了建立区域联盟,“东亚共同体”的设想,媒体指出日本会邀请美国参与。您对此有何看法?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吗?美国会参与进来吗?

  我认为就内容而言,日本首相鸠山提出的这个设想还不成熟,而且我们也不完全清楚这个设想都包含哪些因素,任何时候,你都能把地区间的伙伴聚集起来,设定更高的标准,建立更加严格的法规,更加自由的贸易体系,以及自由的人员往来,这是一件有益的事情。但是我要提醒的是,美国也是太平洋地区的一个重要的国家,所以我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任何此类没有美国参与的讨论,也许是不完整的。美国尊重任何地区所提出来的好的设想,如果这些好的设想可以帮助实现我最初提到的,那些有利于各国利益的事情,我们也会全力支持。

  与此同时,我们希望得到理解,因为作为太平洋地区的一个重要国家,我们应该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

  本台记者 水均益:这让我想起了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访问东南亚时发表的一份声明,某种程度上,她在宣布美国要重返东南亚。大使先生我读过一些报道,一些中国专家分析说,美国的这一举动是一种战略安排,美国是在地该区防范中国。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洪博培:我不太在意这种说法。对于美国制定的地缘战略来说,一直存在很多的假设和猜测,这也是我所提到的误解。美国在亚太地区存在很多利益,我们有很多朋友,包括中国,有的时候我们对该地区事物的参与,会引起一些国家的误解,有的时候甚至被认为是一种威胁,实际上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不会接受这样的说法。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东盟一直以来就是美国重要的合作伙伴,东盟是多国之间的联盟,它意味着经济、民族、宗教的融合,东盟是美国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之一,在贸易合作方面美国与东盟的合作,就比与德国的合作要多一些,所以在经济方面,我们的关系既深厚又成熟。

  我认为就美国的加入,以及美国能在该地区扮演的角色,这会是非常积极而重要的方面。我们怀着友好的态度,我们有积极参与该地区事务的想法,我们有一位曾在那儿居住过的总统当领导,奥巴马总统或许比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都更加了解那儿,了解东盟地区的独特性以及它的多样性。

  水均益:顺便再介绍一下,我们今天节目再次请到了美国问题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的所长袁鹏。美国大使不是美国总统,但是他是美国总统派出来的特使,他实际上是在某一个地区,或者某一个国家,美国总统的代言人。所以我很看重他刚才说的这两段话,我相信可能二位作为专业领域的专家也更是这样,一点,在日本提出的东亚共同体上,他的回答似乎非常否定。另外一个,关于美国在东南亚政策,我问他,我说是不是针对中国,根本不买你这个账,当时我是引用一些专家的话。袁先生您首先给我们来解读一下,关于东亚共同体美国这样一个回答,洪博培代表美国的这样一个回答,很不成熟,意思就是说美国不接受这个了?

  正在评论:“东亚共同体”设想有点为时过早袁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

  他刚才这个话我解读有几层意思,第一个意思,东亚共同体固然好,但是必须考虑过美国也是东亚共同体的一个成员,因为美国有个说法,美国始终把自己也当成东亚太平洋国家,理由是什么呢,理由他说我的夏威夷关岛就在东亚太平洋地区。第二,我在亚太地区五个盟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泰国,五个盟国都在亚太,同时我跟亚太地区有巨大的经贸关系,同时大西洋是我的过去,太平洋是我的现在,太平洋是我的内湖,西太平洋是我的核心利益之所在。所以我既要当全球局的局长,同时我还要负责兼东亚处的处长,这是他一直这么看的。所以你搞东亚共同体可以,澳大利亚陆克文要搞也可以,但是别忘了,必须把我作为一个法定的成员,否则我就不支持。

  第二,这句话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他当面敲打,你鸠山怎么提出这个东西更不可接受,如果说换一个国家提,哪怕韩国、中国,其他国家,日本跟美国的关系是什么,美国看来是他东亚、太平洋地区支轴,日美同盟是他支轴。支轴的日本带头鼓噪一个没有美国参与的东亚共同体,那你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联系到鸠山上台以后一系列的举动。

  水均益:而且传统上我们是这种关系,你现在在这儿起什么逆。叶先生,怎么看他刚才回应?特别是在说美国要重回亚洲,我问他是不是针对中国,他说不是,我们美国天然的,我们总统还在亚洲地区生活过,我们很了解。

  叶海林:我倒是注意到另外一句话,洪博培大使说美国“一向”认为东盟是一个重要的伙伴,但是这个一向应该是打上引号的,在小布什时期应该说美国对东盟的重要性的认识远远不如他的前任和他的后任。这种情况说美国重返东南亚不是全无道理,这种重返我们可以同意洪博培大使的观点,说它并不是为了防范中国,但如果客观上能够防范一下的话,也没什么坏处。美国的外交布局不需要专门针对一个国家,但一定会引起这样的后果。当然不同的,中国并不是到东南亚去跟美国做竞争,我们没有这个心态,美国如果这样想的话,你也没办法。

  水均益:而且马上11月份APEC(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晤奥巴马要去,而且在新加坡会上,奥巴马要破天荒地,也是跟前任有所不同的,有所突破的,要和东盟。因为咱们今天刚到泰国,东盟10+1,10+3,美国在新加坡下一把也要搞一个1+10,他要搞这个东西。

  叶海林:我觉得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是10+3,美国是要1+10,这个在欧盟国家中所引起的反应会是不一样的。中国在东盟合作中始终坚持是以东盟为主的,毕竟中国是一个较强的经济体,中国也是一个区域外的国家,更多的应该去照顾东盟作为一个地区合作组织这样一个多边机构的要求,而美国的态度很清楚,他是要1+10的,是一个美国总统去对十个东盟的领导人。

  水均益:二位我感觉,围绕着我们亚洲最近在舞台上唱好多出大戏,而且在这些大戏的背后都涌动着一些东西。涌动着一些甚至很深层次、很战略的一个东西。比如说刚才说到的奥巴马要去新加坡,现在在泰国也在搞,而且我们知道,我们中国和东南亚,我们一直在脚踏实地做一些事,马上中国跟东南亚的自贸区就要成了,像今天的新闻。所以有关东盟峰会的消息,我们也注意到,像这次我们总理出访之前,我们提出的是叫“合作之旅”,“信心之旅”,“发展之旅”,我们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今年的东盟峰会,即东盟与对话国系列峰会为期三天,一名东南亚国家贸易官员说,亚洲准备在全球舞台上担当更大角色,要全面发挥亚洲的潜力,关键在于整合。

  进一步而言,复苏需要长期持续下去,必须尽早实施正确的政策,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胡正跃表示,中方期待此次峰会就推动经济复苏,深入沟通,向世界传递亚洲国家同舟共济的积极信息,同时深化合作,为东亚可持续发展注入新活力。

  据报道,此次峰会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可能会有实质性进展。另外,中国东盟自贸区将于明年1月1号全面建成,中国还将积极推动以10+3为主轴的东亚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

  附标题3:我们亚洲水均益:袁先生怎么看待现在中国跟东盟的关系,还有东南亚整个态势,因为东南亚也要搞自由贸易区,也要搞所谓的类似于像东亚共同体这样一个东南亚共同体,而且消息现在已经出来了。虽然我们还没有一个正式的起动仪式,但是贸易一直在做,而且规模越来越递增。最新的消息就是,中国和东南亚贸易有可能最终发展,现在已经开始尝试用人民币来结算,您觉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

  袁鹏:首先东南亚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板块,连接大陆和海洋,同时又是一个亚洲文明和西方文明的连接部,非常具有活力。所以21世纪以后,印度东进、日本西进、澳大利亚北上,美国也开始垂青东南亚,而中国其实早就意识到东南亚的重要性。最近这一系列的举动,表明中国实际上在这轮大国跟东南亚结交这样一种热潮里面,我们已经占得了先机,包括我们人民币的结算问题,包括东盟自贸区的问题,一旦这个自贸区建立起来,它的意义是不可低估的,首先它是仅次于欧盟和北美自贸区的第三大世界自贸区,而且涉及到20亿的人口,12万亿的GDP,人均达到6000美元规模,这个是一个相当改变国际地缘政治经济板块的一个非常大的举动,这个无论对中国未来的战略依托、发展,还是对东盟和中国关系的发展,还是对整个未来东亚共同体,整个亚太地区的和平和稳定,我觉得是一个不可估量重大的影响。

  水均益:而且我觉得,可能它还和欧盟,或者说北美相比的话,还有一个特点,博碼網,它是一帮我们所说的“穷哥们儿”,发展中国家。

  水均益:它这方面潜力和整个引起,包括美国和西方那种警觉也好,重视也好,不得不重视也好,它的意义非凡。

  叶海林:我觉得是这样。像我们中国30年快速发展让很多外国的经济学家无法适应一样,中国和东盟中间合作的快速深入也是让很多传统的经济学家无法理解的一件事情。因为一般来说,地区合作要求较高的经济发展水平,但我们都是在较低的经济发展水平中继续合作,却能走的非常快,这也是一个新的模式。如果这个新的模式能够得到推广,特别是在其他区域推广的话,那么它引起的连锁反应就不止是具有亚太意义了。

  当然人民币国际化上我们要谈到一点,人民币国际化客观上可能会冲击到美元的地位,但这个并不是中国的意图,只是中国发展的一个客观现实而已,人民币早晚是要国际化的,人民币国际化能不能被我们的贸易伙伴,就是东盟的十个国家接受,取决于国际化的程度能不能给他带来好处,而不是取决于他们有没有排挤美国出这个地区这样一个雄心壮志,应该说这是在两个轨道上说话的问题,中国和东盟之间,在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上是不是会引起美国的反弹,不是我们要首先考虑的第一问题,第一问题是这样一个举动能不能使中国和东盟同时获益。

  水均益:而且我觉得,实际上中国,我们所在这个地区,我们和我们周边这些国家也好,或者这些地区性组织也好,我们外交策略我感觉似乎更明智一点,我们是在做,我们并没有说要抢一个头把交椅,或者说我们要领导谁,是不是这样?

  袁鹏:我觉得中国外交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不当头,同时奉行建设性合作和多边参与,所以你环绕中国的周边,我们在西北有上海合作组织,我们不当头,我们跟大家一起,我们东南亚,我们是10+1,10+3,东北亚我们中日韩,以及未来可能构建的东北亚安全合作机制,我们同样也不当头。但是在客观上,我们环中国周边地带,我们都形成了一个跟中国睦邻友好的一个多边合作机制,在这样一种氛围上,中国虽然是这个地区首要的一个大国,但是中国始终只做不说,做好事,不做坏事,而且奉行一种跟大家共同富裕,睦邻友好,好兄弟、好邻居、好伙伴的这样一个政策。这种政策使得中国在周边的影响,应该来说最近十年是节节上升,美国现在担心中国影响的上升,我想也是因为美国这些年忽视东南亚,忽视亚洲,所以他现在急不可耐地想重返,其实是要弥补过去一些战略上的缺失。

  叶海林:但问题是美国提出的是要1+10,虽然只是一个10+1的方向颠倒过来,但问题是我们什么时候见过美国真的愿意成为一个比一个别的多边区域机制一个平等的伙伴。

上一篇:我在苏州创一视觉团购了写真都两个月了也不让取照打工作室的电话
下一篇:央视新闻频道《24小时》分为哪几个板块?时长是多少?每个版块都
香港挂牌解挂| 财富盛汇论坛| 生财有道免费印刷图库| 香港正版挂牌全篇每期| 香港白小姐管家婆彩图| 手机开奖现场开奖结果| 今天特马开奖结果查询| 红牡丹高手论坛| 赌王心水论坛| 香港马会资料图库总图|